新闻动态   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

法国自驾游日记第3天 从敦刻尔克到鲁昂

2019-08-16 19:22      点击:

  【 报道】利用春节假期,离开北京,前往法国,租了一辆车,自驾游10天。将经历与感受汇总,诞生出日记形式的游记,与您分享。

  上篇说道,由于我的路线紧靠比利时,顺便去玩了一天。今天,我回到法国,继续按照计划,沿法国北部海岸行走。目标是敦刻尔克、加来与鲁昂(下图红线为今天的行车路线)。

  早上6点半出门,整座城几乎不见人影。我没走高速,沿着毗邻海岸线的一条普通公路,朝法国驶去。从地图看,已经到了国境线,可公路两侧,空旷一片。

  不甘心,掉头往回走,这才看见有个牌子,写着“比利时”。显然,此处是边境。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欧洲自驾游,按理说早该习惯欧盟各国之间的轻松与便利,但因为每天进出地铁都要排队安检,来到省界更得左右严查,所以,还是不禁感慨一番。

  进入法国没多远,便是敦刻尔克的郊外,路边有个院子,看上去很漂亮,地图显示它叫科克勒城堡,但更像别墅。

  穿过整洁的敦刻尔克镇,来到海边,立即看到很醒目的1940年敦刻尔克大撤退纪念馆。

  这张老照片里左侧的建筑,似乎就是这座纪念馆。看来当时周围建筑很密集,如今是一片空旷。

  因为来得早,纪念馆还没开门——在法国旅游比较麻烦的事儿,是许多地方开门晚、关门早,有些地方还得午休。一副养尊处优的神情。有人挪揄道:难怪法国一打便认输,然后靠别的国家拯救,因为他们太注重享受了。此话虽然有些夸张,但法国人不会不顾一切地玩命拼搏,靠降低生活品质努力创造成功,倒也是事实。

  法国人的悠闲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,最为显著。

  法国中部朝东,在卢森堡与瑞士之间,有一段与德国接壤。第一次世界大战后,为防范德国,在边境上修了防线,据说固若金汤。没想到,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,德国人没按法国人的规划走,而是从北边,先占荷兰、比利时,然后入侵法国。当时,英、法等国有300万军队,可法国人并没积极防御,估计忙着煮咖啡呢。德国人仅用14天,便打到敦刻尔克,由此诞生出著名的大撤退。

  大撤退历时9天,撤出近34万人,可谓奇迹。但他们的重武器全部留在海滩上,送给了德国人。另有4万人被俘,2.8万人阵亡。虽然极其悲壮,可毕竟为后来的战争,积攒了力量。

  临近海滩的地方,有个高地,从上面摆放的老照片看,这里在当时可能是防空阵地。事实上,只要天气允许,德军就会出动飞机,有一艘满载士兵的客轮,驶出不远便被炸沉,船上3500人全部遇难。

  可以想象,当年几十万军队滞留在海滩上,等待英国来船时,是何等的惊心动魄。

  沿海滨公路往前几公里,是个港口。海边许多地方,都有历史遗迹的指示牌。

  在防波堤附近,还座很大的堡垒,保存基本完整。

  防波堤一带很安静,只有几个跑步的人。我沿着它一直走到尽头。堤外海浪很大。此处往前70公里,便是英国。

  法国与英国之间的海峡,按照英语音译是英吉利海峡,按照法语音译,是拉芒什海峡。海峡最窄处不是这儿,而是西边没多远的加来,那里只有34公里。水性好的人,游泳过去不是什么难事。

  防波堤内,有一连串的码头。我见到2艘巨大的客轮,估计是来往与英法两国之间的。

  港湾内,游船码头更多,一个接着一个。这样的景象,在欧洲许多国家都能见到,犹如私家车停车场。一艘小游船,在咱们这儿是富人的奢侈品,可在人家那,或许只是普通人的娱乐工具。记得前几年英国闹经济危机,记者采访一位工人,后者抱怨道,收入跌的很厉害,连游艇都加不起油了。

  滨海公路的另一边,是接二连三的住宅区,但独栋并不多,主要是居民楼。

  离开敦刻尔克,驾车前行40公里,来到加来。50年前法国拍过一个电影《虎口脱险》,片头说到,英国轰炸机轰炸德国之后返航,因为导航设备损坏而迷路,机长问领航员到哪了。他说大概在加来的上空(当时实际在巴黎上空)。真要是到加来就好了——这里距离英国很近。进入加来,首先看到的是市政厅,一座很美的建筑。

  市政厅旁边,是《加来义民》塑像,这是罗丹的作品。为了纪念历史上此地的6位市民,试图通过牺牲自己保护城市的英勇行为。

  市中心还有一座建于13世纪的瞭望塔,这是加来为数不多的古迹,附近还有一座路易十八纪念碑。

  加来城内的街道很规整,居民住宅看上去很温馨。

  市中心的广场上,有许多摊档,市民们正在买卖,我也逛了逛,看看民情。

  或许是因为靠海,卖海鲜的摊子特别多。

  蔬菜摊则相对少一些,蔬菜品种也不算很丰富。

  旁边还有个家乐福,一袋500克的切片面包卖0.5欧元(约合人民币3.8元)。

  200克的黄油,售价在1-3欧元之间。每次在欧洲旅游,我都会到超市买面包与黄油,第一是省钱,第二是我的早餐一向如此——在家时,每天起床后,打开咖啡机与烤炉,洗漱完毕,早餐也做好了,特省事。有人在欧洲旅游几天,就得找中餐馆,我不用,就是旅游一两个月,也用不着。因为平时在家里已经习惯了。

  还有红酒,比较便宜的红酒中,小瓶1.49欧元,大瓶2.6欧元——折合人民币20元,赶紧多买几瓶,一路上天天晚上都能喝个够。

  同样需要多买的,还有矿泉水。依云在法国,实在普通,6瓶1.5升的水,售价3欧元,约合人民币23元。可是,在高速公路服务区,一瓶1升装的水,就得卖2欧元。

  有了面包黄油,还有牛奶,6瓶1升装的牛奶,售价5.16欧元,约合人民币40元。总体感觉,法国物价比意大利贵多了。

  购物完毕,来到海滩,加来海滩全长8公里,对面34公里处,是英国的多弗尔,两国之间的航运特别频繁,大型船只一艘接着一艘,连续不断。

  沿着海滨公路,朝南走去。一路上,村落连续不断,这一带人烟挺密集。

  与刚才市区不同,到了乡下,独栋住宅出现了。

  有些住宅特别新,看上去很精致。但总体印象,考究程度还是比不上日本。日本的独栋,几乎全部有绿植,而且修剪的极为讲究。相比之下,这一带的独栋,院落装修有些草率。

  虽然不太讲究,可生活乐趣不少——从院落中的这些装备,就能看出来。后来我才发现,其实北部海岸线这一带的住宅算好的了,到了法国中部,民房普遍显得很淳朴,说白了就是破旧。

  路上还看见一座纪念碑。原来,这里是人类第一次跨海飞行的地方。一位叫路易·布雷里奥(Louis Bleriot)的法国人,在1909年7月25日,驾驶着自制的小飞机,飞越了英吉利海峡。在当时,这是很了不起的事儿。其实,在布莱里奥飞行前一个星期,另一个法国人也进行了尝试,可惜由于发动机故障,没能成功。在创新方面,法国人很出色,早在德国人发明“油车”之前,他们就创造出“汽车”。

  再往前,进入丘陵地带。山坡上居然全是翠绿的草坪,这可是1月底、北纬51度的地方呀(纬度接近我国漠河)。

  公路上下起伏,绿茵间点缀着些许村落,景色十分优美。

  在美景中,行驶28公里,看到一座炮台——德军的托德炮台。

  它属于二战中德国修建的大西洋堡垒。也是这个系列工程中唯一保存完好的。里面装备着15英寸火炮。

  再往后,沿着海岸线,又经过了Ambleteuse、Le Portel、Merlimont等数座大小城镇,这条路的驾驶十分舒心。不。简直是享受。真希望,能开着敞篷车,再走一次这条路。

  途中,时不时地就会有些看点,比如教堂、悬崖、展览馆,等等。

  走到Merlimont,为节约时间,我离开海滨公路,转上A16号高速公路,之后又转入A28号高速公路,行车200公里,抵达鲁昂。法国高速公路限速130公里,但不是所有,比如这条路,中间有很长的一段,限速70公里,但好在过隧道时并不需要降速——我一直不理解过隧道为何要大幅度降速,询问过一些交通领域的专家,给出的解释依旧让我稀里糊涂。

  因为海滨公路让我陶醉,停留了很长时间,以至于抵达鲁昂时,已近黄昏。首先来到城市东侧山上的观景台,俯瞰鲁昂全景。

  鲁昂紧靠塞纳河,是座千年古城,它也是上诺曼底大区的首府。

  谈到鲁昂,首先想到的,是圣女贞德。她是个了不起的法国民族英雄。当我国处于明朝时,英法之间正在进行百年战争,有一阵,英军占了上风,整个法国北部都被占领,正当英军往南推进时,一个17岁的农村女孩站了出来,自称受到上帝的启示,无计可施的国王让她带领军队反击,结果真的获胜。不过,2年后,在战斗中,这个叫贞德的女孩被俘,并被处死。处死贞德的地方,在鲁昂市中心,如今是圣女贞德教堂。它的外观很奇特,像个倒扣的船,旁边那个高高的十字架,是贞德火刑纪念柱。

  从贞德教堂往东百余米,是一座辉煌的古建筑,它是鲁昂法院,沿法院门前大街往北,走了大概七八分钟,是圣女贞德塔。这座塔是800年前的鲁昂城堡,圣女贞德被俘后,关押在这里。再往后,除了这座建筑之外,整座城堡都被拆除。

  在法院的另一边,还有座高大的建筑,它是钟楼。是鲁昂城的城标之一。

  钟楼下面古老的街道,西边是刚才说的贞德教堂,东端则是圣母大教堂。

  这座教堂建于12-16世纪,中间塔楼装着一座151米高的金属尖顶,据说是法国最高的尖顶。

  在鲁昂街头闲逛了很久,心里总是想圣女贞德——她的结局令人感到压抑。抓住她的,并非英军,而是一支与英国结盟的法国武装,贞德为法国胜利做出了贡献,但她几乎是被自己同胞出卖的。

  在鲁昂街头的闲逛,不仅心情不轻松,周围的环境也不轻松。一大群人在游行,并在路上点火、高唱;更多全副武装的警察,虎视眈眈地包围着他们,防止事态扩大。防暴枪的巨响,时时传来;刺耳凄厉的警笛,不绝于耳。

  我倒是没觉得害怕,因为我知道,折腾,是法国人的爱好。他们隔三差五上街游行,前几年好像还闹成全国进入紧急状态。

  这不,有几个身穿“黄马甲”的,走了一会儿,大概累了,跑进咖啡馆,谈笑风生,吃喝起来。跟平日里的吃喝,没区别。


  下期:诺曼底登陆。